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oogy妈妈

旅途似家家似寄

 
 
 

日志

 
 

2012-9-16蓝天白云凉爽  

2012-09-16 19:44:32|  分类: 世间的心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一早被太阳晒醒。推开窗子看见了久违的蓝天白云和闻到了如同北美的凉爽的空气。心情大好。决定出门走走。洗完衣服后一家开车出门。上了G50一路向西。到了吴江,决定去看看古运河。查了一下GPS,吴江市内就可以看,顺便吃点吴江饭。进城后,路过一个古老的公园,里面的房子古色古香,想进去玩玩。停车等红灯的时候,突现一队人马,举着红旗,喊着口号。我们一激灵,知道遇到了游行的队伍了。这几天天天听到反日货和反对日本购买钓鱼岛的消息,一不小心自己亲眼看到。在上海一点动静也没有的。出门完全没有想到。停车等了好久。发现很多人看我们的车,一下子醒过来,我们是丰田啊!赶快转弯离开人群。后来想进入一个停车场,管理人员劝我们,不要停车,这几天有人砸日系车呢。很懊恼,我们也爱国啊,可是我们老早就买了车,那时不是还没有反日货吗?老公说回去就贴个条子吧,说我们心是中国心,车是老早买的日本牌子的国产车。离开吴江,往回走。找饭吃。找来找去,不是无处停车就是太破烂担心地沟油。最后在一个很怪的名字的小镇找到一家面馆。还不错,地道当地口味而且非常便宜!三个人吃的饱饱的三菜一汤,饭管够,只花了区区四十余元啊!在上海要翻倍的!

回家路上,大家瞌睡得不行,老公没有办法要开车,我们在后面睡。不到一个小时,到天马下高速后,大家都醒了。突然看见路上有卖红菱的,喊住老公停车!开到跟前一问4元一斤。上海买到6元以上了,如果剥皮的要12元。买了10元的。今天阿姨休息,我下厨。好好做了几个可口的小菜犒劳老公。

我是武汉人,儿时家住武昌南湖狮子山,小时候菱角是最便宜最普遍的小菜和零食。记得在华农附中上中学的时候,每天上学的一大景观就是每个学生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菱角,煮好的。但南湖出的菱角品种和上海附近的不一样,生的是绿褐色的,熟的是深褐色的,而且个头比上海附近的小一半。但是味道却比这种红菱要好吃的多。记得老妈有次收到一个朋友送的这种大红菱时说过,这种红菱长得快,味道很淡而且涩。华农三面临水被湖水青山包围,风景如画,是个风水宝地,出莲藕菱角还有各类鱼。所以每天清晨的早市里,除了卖鱼的,莲藕莲蓬和菱角的摊位占一大半,那时莲蓬和菱角真是便宜,记得莲蓬一分钱一个,菱角三分钱一斤,菱角米才2-3角钱一斤。我们夏天每天要消耗好多好多菱角呢。还是回到华农附中。上课铃响后,再看那操场和空地,满地都是莲蓬壳和菱角壳壳。莲蓬壳倒没什么,但菱角壳带尖尖的硬角,不小心就会刺伤赤脚。所以每天扫地的阿姨都很烦,每天要扫出几推车的菱角壳。现在想起来不禁好笑。那时零食很少生活也艰难,家长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菱角和莲蓬这种好吃有营养又便宜的零食给我们这些正在长个拔高的半槽子(武汉话,意思是半大孩子),也算一个明智的选择,只是苦了扫地的阿姨了。也感谢当时学校校长的宽容。如果是现在怕是早就被列入禁止带入学校物品之列了。小时候鱼也便宜而且种类真多,反而肉很少吃,也太贵。记得小时候,爸爸妈妈被打倒,我那时还在上小学初年级。大人不敢去买菜,要我去,每天清早天不亮就爬起来去买菜。那时都是上班前买菜,不像现在一天都有菜卖。都是农民自己种自己卖,他们要赶早工,4点就开始有菜卖了。我一般都是5点多去,天都还是黑的。有天我一不小心,把家里当月最后5元钱当做1元钱用了,回到家,爸爸气坏了,要我赶回去要回来,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了(那时我父母工资全都扣得剩下很少,每个月饭钱都不够的)。等我跑过去,那个摊位已经不见了。当然得了意外之财,还不赶快跑!偷着乐还来不及呢!那时5元钱可不是一点点钱。爸爸那时一个月的工资才七十多元呢!自然我好几天都没有好日子过。每天都要受煎熬,不仅是大人埋怨,内心还自责。只好乖乖地帮大人做事吧。更早地起床,更小心地做家务。小小年纪,我是如何熬过那些艰难日子的,我现在想起来都想做梦一样。

像做梦一样的往事好有好多。现在又想起一件。小时候,父母被打倒,全家下放到洪湖改造。我那时应该是10岁多一点吧,我上学早,比其他同学稍微小点。记得一下去就上初一。那时下放的大队里没有办中学,只好到公社里去上。公社离家好远的路,每天清早天不亮,就和几个同路的同学(有两个和我们一样的,其余都是当地的孩子)一起赶上学。田埂路要走一个多小时才到,如果下雨就惨了,要走大路,就更远了。不仅路远,而且全身湿透,赤脚满脚泥。坐在教室里,用体温将湿衣服捂干。放学再打湿一遍。几乎全天都是穿着湿答答的衣服。而且没有中饭吃,学校不提供热饭的地方,附近也没有买的。当地孩子一般带个冷馒头什么的,大多数都饿着等回家吃饭。一般下午3点半放学。我开始的时候也带过几天冷饭,但冬天吃冷饭还不如不吃。大人也就不给我准备了。后来不管天冷天热都是不吃中饭的。这样回到家,还是没有饭吃的,虽然饿得半死,还得再挑一担水才能吃饭。我只有一米3左右高,水桶就几乎到我肩膀,水桶加水的重量几乎等于我的体重。要走将近1里路才到吃水的水渠。我都想不出,我一个娇滴滴又瘦弱的城里的小姑娘,怎么也能如此负重地生活。还是人的适应性强啊。那时的日子过得粗糙,哪里像现在,就怕孩子营养不良吃不够长不好。那时我就是这样半饿着长大的。直到我上高中住校了才吃到规律的饱饭。我的个子远比我妹妹矮小瘦弱,可能和这种成长方式有关吧。

上高中也是一个梦。因为父母原因,我被列入可教育好子女之列,被排除在高中大门之外。我的初中成绩很好,老师说如果不是家庭问题,我上高中顺理成章。连抄我卷子平时老不及格的都顺利上了高中,而我却回到父母下放的大队务农。那个打击真是大,连妈妈都担心我想不开,带我出门到处走散心。爸爸到处托人找关系,一直到管我们下放干部的最高领导出面,才好不容易,申请得到一个旁听生席位才没有辍学。但也在家中待学半年,每天下地参加劳动,晚上点着油灯自学高中课本。感谢村里的一个初中老师,他偷偷地为我搞到了高中课本我才不至于落下功课。后来争取到旁听生席位后,报道第二天是一场大考试,我数学语文地理都考了90分以上,只有英语不及格。当时轰动了全校,校长在大会点名表扬。说一个辍学了半年的旁听生,比在校生考得都高,大家要向她学习。可惜我自己没有听到,我那时正在什么地方补办手续。后来因为我的良好表现,得到了正式学生的入学资格。这所高中在更远的一个古镇里面,面临长江,住校,学校里面很多上海下放的老师,教学质量非常好,在那里认识了好多朋友有些来往很多年。在那里上高中直到全家回到武汉,我回到华农附中完成学业。这是我第一次尝到了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的甜头和体会到命运的难测。也是第一次体会到远离家庭,独立自理的魅力和乐趣。这才对我后来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要强的个性和远离家乡的人生打下基础。这也为我后来的疾病和心理问题埋下了病根。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